《季羡林自传》读后感
更新时间:2016-04-29 15:58:46
《季羡林自传》读后感

  书是人类进步的阶梯。读书让我们的精神世界从杂草丛生的荒原步入到清泉淙淙,绿荫匝地,鸟语花香的桃源仙境——不同的书,给予我们不同的美景。好读书,读好书,医院给我们提供了这样一个书香氛围浓郁的平台。

  在厚厚的一摞图书中,我选中了一本《季羡林自传》。因为早些时候我曾经读过先生的散文集《赋得永久的悔》,知道他是世界闻名的印度古代语言、吐火罗文、比较文学、东方文化、敦煌学等专业方面的泰斗,对于他的成长经历,自然是想知道的。

  我最感觉兴趣的还是先生在中小学时光和德国十年部分的自述。

  1917年至1926年,正是旧中国军阀割据的动荡时期,也是先生的中小学时光,曾经有孩童心中小小的安逸:可以滚铁环、看捆猪、看庙会、看戏、学英文、参加国文竞赛;也有那个时期的动荡与不安:看杀人(处决犯人)、亲眼目睹蚂蚱进城(蝗灾);还有自觉地反抗:第一次“造反”(虽然失败了)、要革命(文艺上的)。童年、少年、青年,一路上大大小小的坎坷迈过,先生报考了大学,北大和清华都录取了。一番取舍后去了清华。当时的清华大学,授课教授里能人辈出,于是清华四年,反而是一门旁听课(历史系陈寅恪先生的“佛经翻译文学”)、一门选修课(中文系朱光潜先生的“文艺心理学”)对先生产生了深刻而悠久的影响。

  1935年10月31日先生到了德国的哥廷根,一个闻名世界的大学城——全城洋溢着文化气和学术气,仿佛一方学术乐园,文化净土。在经过一番选择学习方向的混乱后,先生最终选择了梵文学习。

  1939年9月1日,二战爆发。先生被迫滞留德国,烽火连三月,并未停滞了学业,学业有成,从学生转换成讲师的身份。前后十年之久,烽火经历、心情反复可见一斑。

  1946年春夏之交,在历时近一年之后,先生回到祖国。受聘为北京大学教授兼东方语言文学系主任至1983年(“文化大革命”期间除外)。

  十年浩劫不再提及,毕竟是压在人们心头上沉甸甸的痛。多少人在逆来顺受中含冤而去,而先生从容面对,惨淡经营。在北京大学四个章节中,先生用四分之三的篇幅,用平淡的语气讲述十年浩劫,其中的辛酸、痛苦、磨难,令读者动容。然而在学术著作方面,先生仅用一个小小标题:翻译《罗摩衍那》一笔带过。其时,一间小小的门房,自成一方天地:门外海棠花正在怒放,其他的花也在盛放,姹紫嫣红,一派大好春光。

  于是自1973年起,先生着手偷译印度古代两大史诗之一的《罗摩衍那》,至1977年基本译完。自1978年,学术界的春天终于来了。然而,先生只以编年体的形式将1978-1993年的学术研究著作成果罗列出来,丝毫也没有提及这一艰巨的学术历程是否是一个年逾古稀的身体所能够承受的。耄耋之年,先生也说:“我不能封笔。”

  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他的人生是不平淡的,历经清末、民国、二战,直至新中国成立;他的人是质朴的,带着山东人的耿直。先生一生生活平实,文笔朴素,已臻自然之境。处逆境未有不甘,有迷茫不曾失去希望;于鲜花掌声中未有迷失,昭告天下辞“国学大师”、“学界(术)泰斗”、“国宝”三项对有些人来说趋之若鹜的桂冠。一颗平凡之心灼灼闪耀,一颗赤子之心熠熠生辉。

  做学问踏实勤勉,不为盛名所累,惯于讲实话,做入世之事呈出世之姿。解读季老,必然为他的人品所折服,为他的学术研究成果所折服,为他的国学 www.lc13.cn 成就所折服。

  读书,读好书,察人观己,三省吾身,以策不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