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那事
更新时间:2016-05-06 09:15:54
童年那事

  不觉中,我这个顽烈无常的懵懂少年竟然长大了,连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现在想来,小的时候我是多么调皮啊,喜欢打架(我吃亏的时候少),喜欢搬弄是非,甚至喜欢挑拨离间,总之骨子里出奇的调皮。

  农民好不容易在田里做了培育棉花或其他菜苗的营养钵,而且覆盖上了保温塑料膜,我感觉一定要做点什么贡献,于是就跑到田里把别人辛辛苦苦做的东西全部踩碎,一个不留,可想而知等待我的是什么,是家法,这足以让我感觉到世界末日是怎么一回事了。

  我家院墙外是一条小河(小学四年级之后才常年有水,之前只在夏季下大雨的时候才有水),过了这条河就是邻村的果园,那里面除了有苹果,桃子,梨子,各种瓜,更重要的是里面竟然有葡萄,这在小伙伴里面,我是第一个发现新大陆的人。下一该步骤就是趁园主任不在的时候去摘(我实在不愿意用偷这个字眼,很丑陋的一个字眼),有的时候摘的葡萄硬的像石子,急不可待的拽一颗塞嘴里把牙齿酸得三天不能上岗,你可以想象那葡萄有多好吃。

  其实,自己家的果园里也有出葡萄之外的水果,但暗吃的饼是香的,总认为别人家的好吃,所以就去摘别人的水果。我现在清楚的记得葡萄的主人田里还有几棵秋桃(山东秋天时节就很少有桃子了),于是几个伙伴就一起去摘,不巧的是惊动了主人的狗,它汪汪汪的狂吠,但是我们不害怕,因为他的狗是栓着的,咬不到人。

  狗一叫,主人就从窝棚了走出来跛着一条腿追赶我们,一边追还一边大声喊骂,我们边跑边喊“二瘸子”,“二瘸子”,然后一溜烟的跑掉了。因为他是个残疾人,单身,其时已经五十几岁了,而且上有八十多岁的老母亲,日子过的清苦,靠桃子成熟后卖个好价钱,以维持生活和母亲的医药费。现在想想太不应该了。

  小的时候我很喜欢喂养一点东西,比如鸟类,兔子,我养过的鸟有麻雀,鸽子,黄鸟,白头翁,鹌鹑,布谷鸟等,喂养的办法很简单,在厨房火灶边或堂屋的角落里或门后用几块砖头垒一个房子,甚至找一个纸箱子都可以给鸟儿做巢,我依稀记得有一次睡觉前把盛小鸟的箱子放在床底下,睡醒后就去看小鸟,哪还有小鸟的影子,早被老鼠拉去做夜宵了,悔恨,我当时怕小鸟被憋死,怎么就没有想到老鼠也喜欢吃肉呢。至于小鸟的来源,除了鸽子是向别人讨要的,其他的鸟类不是拣的就是在鸟窝里掏的。

  我们家的果园在村子的西北角,那里面有很多虫子,所以就有很多小鸟。我爷爷生前也喂养小鸟,不过他喂养画眉鹦鹉之类,他让我和堂兄弟去果园捉虫子,我们就讲条件,捉虫子就要发工资买雪糕吃。捉虫子的时候我竟然发现了一窝小鸟,有三只,还没有我的小手指大,红红的,眼睛还没有睁开。这个发现比吃雪糕更具有诱惑力。报告爷爷后,爷爷来看小鸟,他说是白头翁,而且告诫我不要再看了,被大鸟发现,大鸟就会生气,把小鸟全部咬死或者饿死。

  此后,几天我一直惦念小鸟,不听爷爷的告诫,每天来看几次,看小鸟有没有变化,有没有长大。再后来,却发现小鸟的巢空了,到底是被大鸟祸害了孩子,还是怎么样了,最终不得而知。

  如今,虽然遥离故乡,但梦中醒来,脑际总会闪烁着童年的那些故事 www.lc13.cn ,那些画面。

相关资料深度浏览:
  • 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