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大夫精神之我见
更新时间:2016-05-09 09:22:00
士大夫精神之我见

  《周礼·考工记序》:“坐而论道,谓之王公;作而行之,谓之士大夫。”在这里,谨以自己的浅薄学识谈谈我对“士大夫精神”的见解。

  王国维先生在《人间词话》中谈到: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过三种之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西楼,望尽天涯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我也姑妄将士大夫精神分成三层境界:“君子谋道不谋食”“道不同不相为谋”“以道事君,不可则止”的出世精神;“士不可不弘毅,任重而道远”的奋进精神;“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无畏精神。

  魏晋南北朝时运艰难,士人多远遁朝堂,放浪形骸于江湖,或纵酒高歌抑或炼丹修道。“竹林七贤”之一的阮籍在《大人先生传》中写道“夫大人者,乃与造物同体,天地并生,逍遥浮世,与道俱成,变化散聚,不常其形。”士穷则隐于山林独善其身,喟叹世事不古,虽有文学之灿烂,奈何政治昏暗,民生凋敝,人心不古。此为之一层境界。

  曾子曰:“士不可不弘毅,任重而道远”,屈原说:“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张载说:“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林则徐说:“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趋避之。”苏轼在《留侯论》中有言:“卒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此其所挟持者甚大,而其志甚远也。”士肩负国家命运、历史使命,不惟有超世之才,亦必有坚忍不拔之志。此为之二层境界。

  惟其艰难,方显勇毅。戊戌变法失败,慈禧囚禁光绪皇帝并开始大肆搜捕和屠杀维新派人物,谭嗣同拒绝出逃,决心一死,愿以身殉法唤醒国人。他说:“各国变法,无不从流血而成,今中国未闻有因变法而流血者,此国之所以不昌也。有之,请自嗣同始。”“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此为之三层境界。

  “士大夫精神”,它的核心是“士志于道”,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

  文天祥抗元战败被囚四年,降元丞相留梦炎来劝降,文天祥不见;降元宋恭帝赵显前来劝降,文天祥北跪于地,泪流满面说:“圣驾请回”,赵显无颜以对,颓然而返;元世祖忽必烈亲自出马许以宰相之位,得到的回答是“天祥为宋状元宰相,国亡,惟可死,不可生,愿一死足矣”,引颈就刑,永照汗青。

  明末,清军长驱直入,明朝养了无数个千日的武将降了一地,只有一介文臣史可法死守扬州七天七夜,城破,多铎劝降,史可法说“头可断而志不可屈!”慷慨就义。清乾隆皇帝称其为“一代完人”,谥号“忠正公”,而降清的洪承畴等虽为清朝立下不世功勋,打下半壁江山,依旧名列《贰臣传》。

  商鞅之计,可谓能强国矣,而穷于仁义;弘羊之计可谓能聚财矣,而穷于养民。济民养民永远是士的最终落脚点。“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尽欢颜”,“衙斋卧听萧萧竹,疑是民间疾苦声。些小吾曹州县吏,一枝一叶总关情。”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 www.lc13.cn ,方为本真。

相关资料深度浏览:
  • 暂无